在战国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物,他出身卫国,强魏扶楚。是军事家、改革家、政治家,也是为秦国商鞅变法提供一部分理论价值的风云人物,吴起。吴起毫无疑问是战国时代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可是他的性格可谓是善恶两面。其实这也与当时的战国时代风尚相关。

  
吴起的崛起是在鲁国当将军。当时齐鲁对战,鲁国就想任命吴起当将军,可是心有疑虑。疑虑的不在于他的才干,而是在于他的妻子是一个齐国人。
吴起为了去发挥自己的才干,他手起刀落,就将自己的妻子砍死了。这自然让他顺利出征领兵,可是得胜归来后,鲁国朝中非议四起,说吴起能狠下心为了利益而杀妻,孰不知他会为了利益出卖鲁国,遂不再启用他。
吴起远走他乡,又去另外一国谋利。
为了利益能够杀死发妻,这也让吴起的师父曾子,将他逐出门庭。按理说他应该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可是在另一件事上,他又有体恤柔情的一面。
也是吴起在战场上的一件事情,他手底下有个小士兵,生了毒疮。吴起那是亲自为他吮吸毒汁,将小士兵治好。让军中士兵都对吴起感佩。
一个相知相惜的枕边人一个是陌生的手下,吴起这是什么脑回路?难道他是个性格宽厚慈爱的人吗?

  
当小士兵的母亲,知道吴起为小士兵吮吸毒汁的事后,老太太并没有感到欣喜,反而痛哭流涕。她的一句话道破了吴起的行事逻辑。老太太说她的丈夫就是因为被吴起吮吸了毒汁,所以上战场的时候越发拼命,最终命丧敌手。现在我儿子也有了这样的待遇,我怕我儿子也活不了了。
不论是杀妻还是救兵,看似善恶两极端的事情,其实体现的不过是一个“利”字。抛弃道德,抛弃情操,一切的行事都用在了成就功名,纵横捭阖。这不仅仅是吴起个人的特点,也是战国时代的特点。如果是春秋还有些贵族尚存的礼仪风范,那么战国就是极端功用主义的大争之世。
吴起为士兵吸毒疮,促使这些士兵不顾生死地杀敌,这还是个例事件。而在商鞅变法的军功爵制度中,却将这样的个例变成了普遍。军功爵制度破除昔日的世袭勋爵制度,要享受贵族待遇,必须建立军功,而军功的衡量非常简单,是平民老百姓也能看得懂的东西,那就是人头。

  
一个人头换什么爵位,三个人头换什么爵位。此时的杀戮不是杀戮,而是一场极端功用主义的狂欢。甚至于说白起与敌军作战,没有说人家投降就不打了,而是坑杀敌军四十万青壮年,以人头换爵位,这边是白骨累累无头尸身,那边是加官晋爵富贵荣华。
这在我们现代看来是不可想象的,极端残忍的事情,可是却符合那个时代的行为准则。也正是这场比谁更功利的战国时代里,坑杀四十万青壮年的秦国越众而出,扫六合平天下。可是极端的功用打得了天下,却守不住天下,这样的处事能在战国风生水起,却在安定治世活不长久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