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寒欲落,敦敏诗中,曹雪芹的晚年

   “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

   山村人不见,夕阳寒欲落。爱新觉罗敦敏《访曹雪芹不值》

  

   曹雪芹当时还没现在这么大名气,所有刊刻的《红楼梦》书籍第一个作者排名就是曹雪芹。曹雪芹生前也没有多大名气,除了红楼梦前八十回,有一行小字,“曹雪芹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就是红楼中最后一回两次写雪芹收笔,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比甄士隐的出场还少,仅仅高于东鲁孔梅溪。

   况且天下同姓名的人多了去,红楼梦在悼红轩里的曹雪芹,看那“悼红轩”三字,风流典雅,焉知道不是某处富丽闲厅,书香满架,与这首诗里的曹雪芹,怎么会相关。

   爱新觉罗敦敏,是清朝宗室子第,不过他离皇亲贵胄甚远,他是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的五世孙。虽然祖辈有功勋,但是顺治朝就遭到了清洗,他们家被踢出宗室,只作为普通旗人家庭存在。虽然地位要高于普通汉人,能够拿到一份有保障的基本薪水,但是也有相当限制。到了乾隆十七年,也就是敦敏15岁的时候,乾隆稳固统治需要,大力宣传武功保国,其祖阿济格被恢复名誉,他们家又重新划归宗室,生活和待遇提升好多。比如第二年,敦敏就和弟弟敦诚可以上为专门的皇族学校,意味自己的将来,可能会做官。

   但是从低层的旗人一步到宗室子弟,这兄弟俩倒也没有什么浮夸气。老实学习,认真读书。

  

   在虎门的宗室学堂,他们遇见了三十多的曹雪芹。这个曹雪芹是否是写红楼梦的曹雪芹,不得而知。总之这个曹雪芹在宗学里,有他的位置,证明这个曹雪芹,第一,是旗人,第二,可以进入贵族学校,当然打杂也是一种。

   但问题这个曹雪芹和他们见到的所有的人都不一样。也许是哪一次话题引到了江南,这个曹雪芹滔滔不绝,诙谐风趣。学生时代,有这样一位颇有阅历且开朗的兄长,难道不是大块人心的事吗?

   曹雪芹和敦敏敦诚,奠定了十数年的友谊。

   作为敦敏来讲,认真读书,期望用成绩才证明自己,但是三年之后的考试居然落第了。他还是少年意气,说于曹雪芹听,曹雪芹倒是用亲身的体会告诉他,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人生有这样一位朋友大哥,在迷惘的青春里,点着前路的灯,多少人生路会觉得稳健踏实吧。这是敦敏敦诚和曹雪芹的心缘。

   但天下无不是聚散两字,30多岁的曹雪芹不会依靠这两个还未成气候的小兄弟,作为最普通的旗人,他有自己的生存和无奈,京城居大不易,在京城附近的山野田园定居,成为无奈的选择。曹雪芹应该是做过各种事情的,比如在宗学职务之后,卖画,鉴赏古董,游走一些达官贵人的门第,做短暂的门客,帮人写东西。

   那么他就是将家安顿在山野,只是降低了生活成本,但保障正常的生活开支,还是经常的主动出山。

  

   敦敏此次进山找曹雪芹,并没有预先约好,或者也无法约好。大约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曹雪芹了。呼山不来去就山。但绝对不是年轻人兴致所致的郊游,因为冬天来了。他带着一些冬天的礼物,是要送给曹雪芹的。

   “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

   这是秋冬的景色,而且即将下雪。那野外的湖水也倒映着冬天的云朵。

   从北京城区赶往郊区的山野,等到去的时候,已经黄昏,那农村的小院落,笼罩在日暮薄烟里。

   敦诚是骑着马或者租的牛车过去的。

   那么这个曹雪芹是在哪个山呢?他的弟弟有一句诗,写的是曹雪芹在蓟门。虽然古代的蓟门是指蓟州,但明清两代,尤其清乾隆年间,是在德胜门外,那么此蓟门烟树之外的山水就是曹雪芹居住的大地方。

  

   “山村不见人,夕阳寒欲落。”

   但敦敏没有看到故人曹雪芹。曹雪芹出山去了。但这个地方荒凉寒冷,那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而且是暮色寒凉,欲雪的冬天。

   我比较欣赏敦敏的诗,他的诗有一种实在气,而且这首小诗有唐人风致,有一种厚重和深沉感。写的都是景色,但底下是浓重的忧患,是担心曹雪芹这个人,而不是赞美一种隐居的美好和快乐。

   他所尊重热爱的朋友,是过着这样一种日暮深山的生活,而且看不到人,风雪天气,他绝对不是去花天酒地去了。

  

   那么这个曹雪芹是否是写红楼梦的曹雪芹呢?

   这里若有四个木头撑起到亭子,那也叫不上悼红轩,改叫悼黄亭还有点像。

   这里是否能安静写书呢?以我个人的经验,房子要暖和,心情要淡雅,随时有研好的墨,不会被寒冷冻住,还要经常有热茶暖胃,否则冻僵的手连书都打不开,在这荒山里写书,那是痴人说梦,一天得为活得暖和就耗尽了心力。别和我说陶渊明也有作品流传,诗和小说是两个概念。

   敦敏为什么冬天要赶往山里?

   我不相信他是找老哥曹雪芹聊天,他是想雪里送炭。但曹雪芹不在,他去奔波去了,只剩下一座空山。他有隐隐的担心。

   一,曹雪芹如果是真隐士或者农民,此时应该是从地里回来,日暮炊烟起,和敦敏一起喝酒话桑麻。但是显然,这地方曹雪芹似乎没有大面积可以耕种的地,仅限小院子里或者边上种点瓜果菊花。

   二,如果曹雪芹只是写点诗,不写小说,他的时间可能会更优裕,他可能不需要敦敏在天欲雪来找他。

   三,正是因为写小说占据了大半时间,而生活明显时常困顿和难以为继,所以这么冷的天,他无法守在看起来诗中很美的院落里。

   所以这里的曹雪芹就是写红楼梦的曹雪芹。他住在最廉价的房子里,花了十年写作整理红楼梦,经济和困窘是最大的障碍。但是他还是在坚持。也就是为什么这本书成书如此漫长。他写写停停,直到生存的本能让他去找生存的必须,然后又回来继续写。

   写的魔怔了,看的也魔怔了。

  

   只有敦敏写出了曹雪芹环境和心理的悲哀。

   “夕阳寒欲落。”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