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树凉生宿雨收,荷花荷叶满汀洲。登高有酒浑忘醉,慨古无言独倚楼。宫殿六朝遗古迹,衣冠千古漫荒丘。太平时节殊风景,山自青青水自流。“唐朝 唐彦谦《金陵怀古》

  

   唐延谦离李商隐的时代不远,只可惜生平不详细。李商隐大约去世在公元858年,享年47岁,而传说唐延谦是861年的进士,按照通常唐朝中进士的年龄大约在24~28岁之间,唐延谦应该比李商隐小二十来岁,甚至不到。

   但他诗中有浓厚的李商隐清峻的格调,我有时候在想,李商隐的诗是在李商隐生前就广泛流传还是在他死后?

   但显然唐延谦比李商隐的仕途要好那么一点点,虽然他也是进士出身,和李商隐一样长年工作在节度使幕府当中,但是李商隐一生,沉沦下僚,这个唐延谦却能做到节度副使,虽然刺史在唐朝是小地方官,但唐延谦也曾做过晋州绛州刺史,朗州壁州刺史,主政一方,这比李商隐还是扬眉吐气得多。

   然而这样一个文武全能的人才,诗的格调深邃却愿意步李商隐,只能说李商隐生不逢时,怀抱不开,非才不及,是命运不给力。

  

   吸引我的是唐延谦的这首《金陵怀古》。实际上唐延谦所在的时代是真正的晚唐,唐朝的宫廷宦官专权,国内有黄巢的农民起义。如果说李商隐是站在晚唐的边上,看到并预言了落辉,那么唐延谦则是在晚唐太阳里,我奇异的是他的淡定与雄浑。

   ”碧树凉生宿雨收,荷花荷叶满汀州。“

   就是写的南京六月的景色。六月是荷花盛开,莲子次第成熟的季节。下了一晚上的雨,一早上的风来雨歇,荷花荷叶仿佛是一夜之间铺满了整个水面。

   然而这句话又非常节制。仿佛只是陈述一个现实,这是饱满的荷花夏。而这种节制是李商隐式的。所谓十分景色七分笔,游刃有余。

  

   “登高有酒浑忘醉,慨古无言独倚楼。”

   金陵是南京之别称,在隋唐时期,它被刻意降级,因为这里是六朝古都,有太多兴亡,但最终建立在这里的政权都亡了,宋齐梁陈皆不免,所以在唐朝的时候,它是一个很好的历史教育基地。李白,刘禹锡杜牧李商隐都在这里生活,游览题诗怀古。

   但是唐彦谦却仿佛没有什么要多说的。他只是站在高台上,看无边无际的荷花,为什么慨古无言呢?因为历史总是惊人的轮回。他已经是站在唐朝的末世里。在这里已经发生的王朝故事,帝国衰落,不久之后也会发生吧。

  

   “宫殿六朝遗古迹,衣冠千古漫荒丘。”

   那些前朝的旧宫殿,只剩下了遗址,而那些历史上有名的人只是埋在土里,连墓碑都找不到。

   太平时节殊风景,山自青青水自流。”

   他所看到的是短暂的太平,呈现出的是一种太平时期寂静的风貌,山自青青,河水流淌,荷花荷叶在季节里因为一场宿雨而喧嚣。仿佛从来没有过特别的繁华也没有过特别的战乱。

   但唐彦谦是清楚的,这场景真实而短暂。以至于从大历史观来讲,这样的真实寂静反而如梦。这是短暂太平时候的特殊风景,美到如同短暂的夏天的荷花。

   我欣赏的是唐彦谦的那种淡定中的浑然,仿佛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

   其实唐朝快结束了。唐彦谦死后的七年,唐朝灭亡。30多年后,在金陵又有一个唐王朝,称之晚唐,当然存在38年后被宋朝取代。

  

   唐彦谦实际是非常奋斗和努力的人,能够做节度使副使和刺史,他是投入过程中的勇武人生,尽力的人没有后悔,甚至无所谓太高的期望,这是这首诗浑厚的根源。他珍惜着太平,明知道可能明日不再,他有看清历史的聪慧,同时又有着现世的依恋和深情。

   那荷花荷叶满汀州,那山自清清水自流。

   他没有李商隐的委屈和郁闷,毕竟,他比李商隐幸运,在实在的岗位上做着实在的事。和帝国一起下沉。但是他是懂得和知解李商隐的。他的几乎每首诗都有李商隐的影子,那种俯瞰,沉郁,清峻,节制。

  

   他懂得李商隐的不能释放,也珍惜自己的释放,他绘画了晚唐某一年没有肝肺的荷花,也成为晚唐最饱满的江南景色,那一年,风雨前的安宁,历史的小间歇,荷花荷叶满洲。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