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晏几道《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这首词应该是慢读的,他让人想起了张学友的《楚歌》,淡淡野花香,烟雾盖似故乡,我却在他乡。然而小山宋词自有一种清淡的惆怅和隽永,尤其是他中年之后,离开家乡,在京城过的重阳节。

  

   晏几道的父亲是名相晏殊。在电视剧《孤城闭》里,我们见识了一代丞相晏殊的风采,游走后庭与朝堂之间。晏几道是他的第七个儿子。晏殊47岁得到这样一个孩子,所谓“疼是么”,晏几道是家中最聪明的一个,且得到父亲宠爱,这点他比贾宝玉幸福。14岁就才华出众,中了进士。春风得意处,长安马蹄轻,等待晏几道的是锦绣前程。

   但是18岁之后,晏殊病逝,朝廷大换血,自然晏家门庭冷落车马稀,家境一跌不振。这倒也没什么,自己努力做事,争取事业上有成就。但这样一个率真的年轻的官宦哪里知道朝廷人际的凶险,36岁,他写给朋友的一首诗,被罗织罪名,说他变相反对朝廷新政,虽然被无罪释放,他才真正感受仕途之凶险,远远已经不是有父亲的时节。而他纵然有才华,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哪里轮得到他?

   他又爱惜父亲的名声,不愿意钻营,所以生活落魄潦倒,只是辗转在各地做幕僚小官,拿着微薄的薪水。由富贵之家堕入贫困,由鲜衣怒马的有为少年,蹉跎到白发苍苍,他所感受到的人间事,总是一言难尽吧。然而他爱惜自己的语言,这是他父亲遗传给他的温厚典雅,于是我们得以看见这首最深沉,最有人情味的重阳词。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

   这是京城的重阳节。汉宫设仙人承露盘,这里是指宋朝最巍峨的宫殿,已经感受了霜降后的寒冷。天子宫殿,他的父亲曾经在里面,而现在只剩下隔绝与漠漠。而且就算是露水,也没有他的份,何况这成霜的季节,成霜的他自己的人生。

   他看见蓝天之上,雁子南飞。他也想家。只是他的家乡在江西,但父亲死后,兄弟零散,大约也只是意念中的故乡吧。

   “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重阳佳节,京城还是热闹的。朋友的盛情,格外隆重。这里“绿杯红袖”特别耐读,因为我说过,晏几道和他父亲一样惜字如金。虽然是点染之笔,但已经华贵之极,说的是朋友对他的郑重和用心。有上好的玉杯美酒,有解意的红袖佳人。

   这浓厚的温馨感,让他有家园之感。这里的家园或不是只已经荒芜的故乡,乃是已经过去了的柔软温馨的少年和青年吧。

   “梦里不知身似客,一晌贪欢。”但晏几道还是清醒的,这总总虽好,只是人情似故乡,他感恩,惆怅,欢喜,悲哀,只为到底不是。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

   如果说菊簪黄是宋朝整体的簪花风俗,男女不免,那么在晏几道这里却另有高义。

   屈原以“纫秋兰为佩”表示自己的高洁,实际宋朝重阳节,也有佩兰的风俗,但显然比菊花小众,这是一个特别为晏几道或者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准备的私人宴会,所以才有了兰花。

   而晏几道心情一动,引发了被压抑的曾经狂放的少年情怀。这个“旧狂”很有意思,是少年的天真,青年的意气,是屈原的瑰丽,陶渊明的傲岸,是压抑在世事里,已经沉埋或者淡忘的那种天真狂放。他是寻找失去的世界,还是失去的时光一股脑被唤起,让他又高兴又悲哀去梳理呢?

  

   “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我想用美酒沉醉,去换走那心底无处不在的悲凉,那重阳节的歌声,你缓缓唱,你不要唱出凄凉感,让我沉醉在这人生难得的酣畅里吧。

   可是晏几道到底是清醒的,无论怎样的热闹,都只是似故乡,无论怎样的酣畅,都别有一点人到秋天的清冷。仿佛秋天的酒,似热还凉,似凉还热,这是人心最复合,百味皆有的秋天。

   但晏几道是厚道的。他不过分渲染悲凉,让人回味重阳节的醇厚,原来就是人生的百种滋味呀。

   这首词就是写给朋友,也让人受用,因为里面有感谢感恩的含义。感谢朋友对他的厚待,他愿意一醉方休,褪去悲凉。

  

   这首词看似清淡,层次众多,既表达了对朋友的感谢感恩,也写出了自己人到中年的沧桑之感,语言却温柔华丽,而情感却极深沉。这种平衡而又有自己的高超功力,不只是才学拔萃,还有和他父亲极其相似的为人为相的风格。

   这首词适合中年或者老年人读,适合在外地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离人看一下,它深沉,缠绵,醇厚,却也落脚在现实,用重阳节暖暖朋友间的情谊驱散人生的多种不如意。

   关于人生秋天的悲凉,它作为客观现实也是存在的,正视它,知道它,但也不过分沉迷。

   晏几道实际很不简单,从诗词里就可以看到他的修养。人生历经坎坷,而能保持一种典雅清淡的姿态,仿佛是被时光酿造的一杯醇厚的美酒,让人回味。

  

   他的词作里,人情似故乡。那是他心底对人世的柔情。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