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弼是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其地位堪比郭子仪。但是他与郭子仪之间的行军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郭子仪体贴下属,温润和乐是个非常宽容的和事佬,而李光弼则是不苟言笑,治军极严的一个人。可就在一天夜里,李光弼连杀七名官兵,远处有人大喊:“你竟为一女子斩杀士兵?”这可谓是让人大跌眼镜。不是说李光弼治军严格吗?他自个为女人杀士兵,这是治军严格?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在安史之乱爆发的时候,整个天下那都是乱成一团,各处招兵买马,很多人加入军队,并不是为大唐征战或者说为安禄山打仗,而就是为了讨口饭吃,发战争财。所以没过一城,郭子仪等人手下的士兵那都是哄抢财物,郭子仪看事情闹得不大,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士兵都不容易。可是李光弼手下的士兵却是半个步子不敢动。因为李光弼为人严肃,他治下的士兵对他是又惧又恨,只要敢去抢夺一点财物,李光弼就会把这个士兵以最严格的军法处置。

   其实这一点对于太平盛世的大唐那是优点,毕竟大唐盛世,去攻打哪个地方,那是为大唐扬国威,不抢夺财物是大唐军队的高素质表现。可是时逢乱世,这些士兵就靠着发发战争财,满足一下人性的欲望,在这种人心浮动的时候,适当地去纾解这种情绪,让他们发发战争财是很有必要的。然而李光弼一心思国,不会变通,想着以前怎么治军现在就怎么治军,哪有改样子的道理。

  

   长期压制之下,终于有了一个出头鸟来反抗。那就是仆固怀恩的儿子仆固玚。仆固玚看上了敌军将领的夫人,在战争结束之后,将人家的夫人强掳过来。李光弼看到这种场景怎么可以容忍,他大声斥责仆固玚。奈何仆固玚虽在李光弼手下,但他是另外一名有实力的将领仆固怀恩的儿子,所以仆固玚那是完全没当回事。不仅没当回事,他还在这敌军夫人身边安排士兵守卫,明目张胆地与人家住一个帐子。李光弼一下就火冒三丈,直接连砍守卫的七个士兵,要把仆固玚拖出来。结果仆固玚大喊,说李光弼为女人杀士兵。

   激得周围的将士那是面面相觑,不敢置信之余,又有些幸灾乐祸。

   实则李光弼那是真的为女人杀士兵吗?那明明是为了以正军纪。

  

   太过正直和不苟言笑的性格,使得李光弼部下离心,在论守卫河阳的战役上,李光弼明明提出了很好的策略,却是没一个人跟他站着一处,传到皇帝的耳中,就是李光弼处处跟人持反对意见。最终使得李光弼远离了战场中心,也远离了皇帝的信任范围。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