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晚秋词两首,秋风不似春风好,一夜金英老,淡淡风味,眷眷相思

   农历九月,是古代秋季的最后一个月,是为晚秋或者深秋。虽然有佳节重阳,若逢晴日,不亚于初春之明丽。然而春天到底是一种蓬勃向上的风味,而秋天则走向的是萧瑟。

   此时天高气爽,有雁南行,群山红叶,遍地黄花,但别有一种寥落和寂寥是春天所没有的,因为春天的惆怅仿佛是春花之娇美,带着无尽的未知前途,有所彷徨,而晚秋是一种沉静,让人思往事,感岁时,生清怅。这秋天的惆怅不浓稠,但绵长,也如露水有一瞬冰凉刺激了心。如同戴望舒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晏几道是宋朝名相晏殊之子,生于富贵温柔之乡,然而和贾宝玉一样,十八岁父亲死后,家道中落。人生自十八岁是巨大的分水岭,之后为生计颠沛,半生潦倒。然而14岁就中了进士的他比贾宝玉有精神的傲娇,他是真正的落魄贵族,一生无论在哪里,处在何种境地,都有一种骨子里的温柔蕴藉。哪怕是眼泪,也是带着微笑的流淌。

   世事不过如此,我只是承受。我虽然无力承受,却还微笑着,落泪走完。

   “秋风不似春风好,一夜金英老。

   更谁来凭曲阑干,

   惟有雁边斜月、照关山。

   双星旧约年年在,笑尽人情改。

   有期无定是无期,

   说与小云新恨、也低眉。”虞美人·秋风不似春风好

   虽然晏几道14岁就中了进士,但是由于父亲的死亡,朝中的政治局面改变,一朝天子一朝臣,嫉妒的人不乏落井下石。晏几道在仕途上失去父亲的庇护,而他又率真,不过因为一首唱和诗被政敌强行附会,下了大牢,虽然被宋神宗无罪释放,但是前途也被影响。他虽然进士出身,但只能做微末小官,甚至是地方官的副手或幕僚。

   其中他担任乾宁军通判,乾宁军是在河北,在唐宋时也属边关。晏几道在军中做通判,无论是离老家江西或者京城,都已经千里之远。

   这首词应该是如李商隐寄内或者思内之作。

   北方的菊花因为秋风凌冽,凋谢的更早吧。

  

   “秋风不似春风好,一夜金英老。”

   这起句就有了沉静哀伤的滋味,但却起得淡雅,仿佛一个朋友带着笑的调侃。秋光有时胜过春光,但秋风可不像春风,春风一夜百花开,此花开了彼花开,秋天的风一夜之间吹残了菊花,问题在于秋花无多,此花之后更何花?

   秋气何萧瑟。

   “更谁来凭曲阑干,惟有雁边斜月,照关山。”

   北方的秋天,来得更高冷,都说秋天最适合登高远望,但是这北方的风已经将人都吹进户内了。

   只有我,在这里夜晚登高。

   只有一弯斜月,照着远处关山雪,南飞的大雁子,掠过天空。

   这是凌晨还是黄昏?这是早上。因为昨夜刮了一晚上的风,晏几道本来也睡不稳,半夜就起来了。

   这上阙词言语轻灵,仿佛是一个人的私语,如果不深入进去,你压根不觉得这是在风霜的边地。这是晏几道举重若轻的地方。他没有写寒冷,没有涉及到边关的苦寒,但实际这就是军营边塞。

  

   “双星旧约年年在,笑尽人情改。”

   那天上依然银河一带,牛郎织女星永恒在天上,他们一年一度的相约,总是不会改变的,这是他们的笃定。只是他们会笑话人世间没有他们那样遵守相会的约定吧。这也是他们是神仙,而我们是凡人的原因吧。

   “有期无定是无期,说与小云新恨,也低眉。”

   天上的双星有期有定,而人间的离别,说好了该回去团聚的时候,却因为各种原因延迟着。

   李商隐说,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而晏几道这里也是,明知归期未有期,一夜黄花老边城。

   有归期,有期待却难以成行和实现,岂不是无期么?且比无期更伤人,因为所有的期待都落空了。

   “说与小云新恨,也低眉。”

   据说晏几道有相熟的歌女,小云,小莲之类。但他们是什么关系,不得而知。因为宋朝是不允许官员和风尘女子交往的,但是官方的歌妓不在此列。或者这是晏几道熟悉的歌人,她们传唱晏几道的词曲,互为知己。

   那么我将这些写下来叫小云歌唱,只怕她唱的时候也会低眉忧伤吧。

   但是这首词显然是写的他在边关不能回家团聚的伤感。这伤感不凄厉,表面清淡,实际浑厚。他在做不得已的事,伤而不怨。只是自嘲与自伤。他被命运和时光困在了边地。

  

   那么另一首很有意思,是写的思妇或者他的妻子。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

   飞云过尽,归鸿无信,

   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

   红笺为无色。”晏几道《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这里明显的是写的非边关的晚秋景色,或在江西,或在京城。有着浓浓金秋的色彩。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

   满城的红叶树,满地的黄花,这是绚烂而又清凉的深秋呀。这里的菊花不会一夜风老,但只会更让人觉得良辰美景的无伴,因她的爱人丈夫,远在千里之外。

   所谓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她不由得思念丈夫。

   “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抬头看天边云彩,没有一只雁子带回他的信,他在哪里,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叫我写信寄向哪里?

   晏几道为了生活时常处在游宦生涯当中,且他不是主政一方的官员,不过是个高级打工的。古代邮政有很多不到的地方,纵然能到,也是延迟。唐朝李商隐就因为外地差事,错过了妻子的病重,妻子下葬之后他才得到消息。

   晏几道的一生也会在这样的处境里,有些地方不通邮,无法给家人写信和收信。

   然而这个女子明知道寄不出去,还是要写信。

  

   “泪弹不尽临窗滴,

   就砚旋研墨。”

   你看这个女子,满腹的相思,临风洒泪,她找到一种解脱的方式,要去给他写信,告诉他有多么的思念和牵挂。边磨墨的时候,泪水滴落到砚台里。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

   红笺为无色。”

   这是典型的夫妻情深之语,渐渐写到了别字或者别离之后,已经抑制不了喷涌的泪水。

   那眼泪将红色的信笺都濡湿了,变得没有颜色。

   这信肯定是写不下去了,因为信纸都被眼泪泅坏了,这信肯定也寄不出去,因为没有地址。

   但是这是一个思妇的焦灼担心孤寂与伤感。

   晏几道在北方工作奔波时,家庭已经相当贫困。也正是这种现实的凄凉,更显得相思和情感的真挚。他在一夜黄花老的边关,抱歉着自己不能回家,她在满地黄花的深秋,牵挂连个寄信的地方都没有的丈夫。

  

   然而晏几道没有悲愤,只有苍凉和不舍的情深。他的词其实都是苦难的作品,但是别有一种没落贵族的蕴藉和温厚。那忧伤反而更打动人心,更加绵长,深情,醇厚。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