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大汉开国的第四位君主,汉景帝将文景之治推向了一个高峰。大汉的国力逐渐进入极盛状态,对于这样一个志得意满的君王,却有一个困扰至极的问题,那就是后继为谁人?

  
汉景帝的原配皇后为薄皇后,可是薄皇后无子,栗姬有子,并且是庶长子。所以薄皇后很快就失去了后位,刘荣依照嫡长制度成为太子。按理说,刘荣为太子,栗姬也应该子凭母贵成为皇后。但是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
汉景帝登基三年,因为主张削藩,很快就引动了七王之乱。七大刘姓诸侯王或是勾结匈奴或是自己领兵,直指长安。这个时候汉景帝从中央派周亚夫作战,另一方面汉景帝的亲弟梁王刘武也在正面为哥哥迎敌。多亏梁王刘武的正面消耗战,周亚夫很快从后翼包围,歼灭敌军。七王之乱由此土崩瓦解。
危难解除,功臣受封,对于梁王刘武而言是封无可封。汉景帝和刘武共同的母亲窦太后便起了立梁王刘武为皇太弟的想法。窦太后以强硬的姿态,宣告着她对小儿子的偏宠,汉景帝窘迫之下碍于孝道又不能直面反驳窦太后。
至此汉景帝的太子位,成了各方势力的角斗场。

  
而在这各方角力之中,有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妃子趁虚而入,拿下了最终的胜果。
王娡,是汉景帝最宠爱的妃子,她曾为人妻是二嫁为妃。或许也是这样的经历,让她更能准确的洞悉人心。
她先是与馆陶长公主达成友好联盟,以金屋藏娇的佳话许了自己的儿子和公主女儿的姻缘。有了强大的助力她和她的儿子也走向了汉景帝考虑的行列。另一方面,汉景帝借着装醉,问窦氏外戚,梁王为皇太弟如何?窦婴义正言辞道,祖宗礼法不可废,刘武不可为太子,就此瓦解了太后与外戚之间的联合,使两边产生分歧。窦太后也放弃了立梁王刘武为太子的念头。

  
太子候选人又集中在了王娡的刘彘和栗姬的刘荣两人间。栗姬自持为庶长子的母亲,傲慢无礼。王娡故意表现得无欲无求,背后却通过馆陶长公主联系朝堂大臣,鼓吹立栗姬为后。

   这彻底激怒了汉景帝,栗姬和刘荣至此退去竞争舞台。“不争不抢”的心机美人终于夺得了太子位胜果,而王娡的儿子刘彘,也改名为刘彻。他便是冠绝古今的千古一帝汉武帝。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