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给人的印象绝对不算是个好群体,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明朝的九千岁魏忠贤那等奸宦。其实真正的奸宦叠出的时代还是唐朝时期。而且还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前一个皇帝因为任用宦官搞得朝野内外怨声载道,宦官还差点把皇帝杀了,后一个皇帝还接着用宦官。是什么让中晚唐皇帝对宦官群体这么执着?
第一,宦官身份原因。

  
宦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代甲骨文,将男性进行阉割后充入后宫当奴仆,是为了保证后宫宫妃的孩子只是皇帝的孩子。这也造成了很多宦官的心理扭曲,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在帝王眼里别于其他人的优势——无后代。
中国古代是宗族社会,朝代的建立是一姓天下,不是一己的天下,整个王朝是可以代代继承的。放在平头老百姓身上,那就是父亲的家业继承后代,以达到宗族的壮大和延续。
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才有各路英豪逐鹿天下。而没有后代的宦官,他们就算想要建功立业,可是一代而止,后面无人祭祀,也没什么传承。所以宦官如果想要立足,往往是不图千秋万代后的名声,他们只图眼前的朝夕,也就是当弄臣。
这样的一个家奴,皇帝自然是十分信重。特别是在唐代,本来女人也有类似的优势。可是武则天开了女人当皇帝的先河后,皇帝就不敢信女人了,只能更亲近宦官。
第二,统治者视角原因。

  
唐肃宗时期的李辅国可以说是开启了中唐时期宦官专权的先河,由他掌权的时候,李辅国甚至对唐肃宗说出了:“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旧唐书•李辅国传》)”这样的话。皇帝你在里面坐着当个象征就好,外面的事情由我来处置。
朝局自然是一片混乱。
可到了唐代宗上位,明明他父亲在的时候发生过李辅国这样的前车之鉴,唐代宗却仍旧宠信宦官,还比之更甚,一宠就宠俩。
要说是唐代宗是傻子吗?唐代宗的代有“世代”之意,是唐代宗死后群臣拟订的庙号,如果他是个傻子,他应该叫“愍”“哀”等不太好的庙号,可时人称他是保国大唐,彻底平定安史之乱,重新让大唐进入一个海清河晏的状况。
这么一个聪明人,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低级错误呢?这就起统治者的眼光局限,对于统治者而言,很少有某个群体的错误。黄石公的《军势》写道:“……故智者乐行其志,贪者邀趋其利,愚者不计其死……”智慧的人、贪婪的人、愚笨的人都有他们的特点,为领导者就是要学会把控这些人的特点,让他们的缺点都能为领导者办事。
这也是历代明君的一个共同特点。
唐代宗就是笃信这一点,他没有去追究宦官群体的错误,而是觉得李辅国乱政那是御人的唐肃宗的问题或者是李辅国的个人问题。
第三,时代原因。

  
宦官崛起屁股以安史之乱唐肃宗朝的李辅国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至此之后,中晚唐时代一直笼罩在宦官的阴影里。这也就涉及到了一个时代因素。
也就是在安史之乱爆发后,整个大唐帝国对于武将的信任特别是对边将的信任那是降到了冰点。中国封建王朝的氛围也由外向型转为了内向型。这种对边将的极度不信任,对宋朝重文轻武、以文御武的局面影响至深。
中晚唐的历史事实也证实的确如此,对于统治者而言是不信任武将,对武将而言那是看到了安史之乱的肥肉。中晚唐的每任皇帝都面临过不止一次的武将叛乱。
在社会情绪如此紧绷,社会冲突如此激烈的状况下,宦官无疑是为统治者提供了一个心理信任机制的存在。统治者会不得不去信任宦官,因为只有宦官是统治者内心安全防线内的人物。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