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金废辽延禧帝为海滨王,辽亡。是年十月金便分兵南侵,“以安班贝勒杲兼领都元帅,贝勒宗翰兼左副元帅,希尹为元帅右监军,伊都为元帅右都监,自西京入太原。帅达兰为六路都统,舍昔副之,宗望为南京路都统栋摩副之,知枢密院事刘宗彦兼汉军都统,自南京入燕山”。

   金兵攻势凶猛。宣和七年(1125)十二月金将领宗翰进攻朔州(今山西朔州),接着进取代州(今忻州代县),攻占中山(今河北定州),围攻太原,一路南下,势无可挡。宣和八年(1126)正月,金军渡过黄河,占据滑州(今河南滑县),攻取汴州(今河南开封)。太常少卿李纲建议徽宗:“若假皇子以位号,使为陛下守宗社,收将士心,以死捍敌,天下犹可保。”于是徽宗禅位于皇太子赵桓而向东奔逃。赵恒即位为钦宗后派遣李梲修书请和,许割中山、河间、太原三镇与金,并向金输送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头、表段百万匹,并称伯侄,以康王赵构,少宰张邦昌为人质。宋日益劳苦于向金输币,但金却并不满足。李纲对钦宗言:“金人贪婪无厌,凶悖日甚,其势非用师不可。”二月宋将姚平仲率军突袭宗望失败,姚平仲兵败而逃。宗望以宋背离誓言再次领兵围汴,并要求以肃王赵枢为质,遣康王归。宗翰听闻宗望与宋议和,亦遣人来宋收取贿赂,不许,便率军攻破忻州、代州。七月,萧仲恭使宋来索取金帛,未果。恰逢折可阴谏徐处仁、吴敏与大辽梁王结约攻金,宗望得知此事后复南侵。八月,金主“诏左副元帅宗翰,右副元帅宗望伐宋”。九月,宗翰攻克太原,俘经略使张孝纯,宗望击败宋将种师闵,攻克真定(今河北正定),杀守将李邈。十一月,宗翰自太原向汴州进兵,宗望自真定向汴州进兵。金军渡河,攻占了临河县(今商丘境内)、大名县(今河北大名县)、德清军(今河南境内)、开德府(今河南濮阳),最后攻陷汴州。钦宗急忙修书请降。

  

   金太宗天会五年(1127)正月,宗望、宗翰上宋降书。三月金主下诏将徽宗和钦宗二帝降为庶人。先是在靖康元年(1126)十一月,金人邀钦宗前往青城,但等到钦宗至青城后,金人便留住不归“持兵守阍,维以铁绳,夜则然薪击柝,传呼达旦”。靖康二年(1127)三月,金人携徽宗北去,立宋太宰张邦昌为大楚皇帝。四月,又将钦宗及其皇后、皇太子北掳去:“斡离不胁上皇、太后与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妃嫔及康王母韦贤妃、康王夫人邢氏等由滑州去,粘没喝以帝、后、太子、妃嫔、宗室及何禼、孙傅、张叔夜、陈过庭、司马朴、秦桧等由郑州去。”自此,北宋灭亡。

   此时宋家皇室唯一逃脱金兵俘虏的就是徽宗第九子康王(即后来的南宋高宗)赵构。靖康元年(1126)正月,康王与少宰张邦昌一起在金军营中作为人质。二月,金要求以肃王为人质,遣康王归还。八月,王云出使金回来声称金要求康王前去议和。

   十月,康王由滑州、濬州(今河南浚县)到达磁州(今河北磁县),守臣宗泽请留磁州。当时宗望已率军渡过黄河,相州知州汪伯彦请康王前往相州(今河南安阳)避敌。殿中侍御史胡唐老上言请钦宗任命康王为大元帅,以率天下兵应援。钦宗命人持书到相州,任命康王为兵马大元帅。十二月,康王在相州开大元帅府,时已有兵万余,分为五路救援京师。康王到大名(今河北大名)之后,听从耿南仲和汪伯彦的建议移军东平(今山东东平)。靖康二年(1127)正月,康王至东平。二月,又听从汪伯彦的建议移军济州(今山东济宁)。同年三月,康王到达济州,时金已立张邦昌为大楚皇帝。康王即位于济州。宗泽上言:“南京乃艺祖兴王之地,取四方中,漕运尤易。”于是康王便决定到达应天(今河南商丘)即位。五月,康王到达应天府“登壇受命”,改元建炎。

  

   康王虽嗣大统,但是他所面临的是一个内忧外困的情形。金兵攻占河北、山西大部分地区,京城开封也已经沦陷,且金军的进攻也并没有停止。同时国家内部也动荡不安,自宣和末年不断兴起的人民起义在此时依旧有较大的影响力。“独淮宁之杜用,山东之李昱,河北之丁顺、王善、杨进皆拥兵数万不可招供,而拱州之黎驿,单州之鱼台亦有溃卒数千为乱”。高宗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选择逃亡,其逃亡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建炎元年至建炎四年:第一阶段南逃

   金军将领宗弼、宗望、娄室等分道进攻南宋。金军“谋无不从,战无不克,横行天下”,而高宗在金军猛烈的进攻下仓皇奔逃。

   建炎元年(1127)五月,金娄室攻陷河间府(今河北河间)。监察御史张所上书请还京师,并说明京城有五大优势:“奉宗庙保陵寝,一也;慰安人心,二也;系四海之望,三也;释河北割地之疑,四也;早有定处而一意于边防,五也。”但是高宗认为去往京城并不是好的选择,因此在七月份的时候,下诏巡幸东南以作为避敌之计。虽然李纲极力劝谏高宗勿去往东南,但同知枢密院张悫认为“岁运最为大计”,而户部财用一切皆来自东南,于是高宗巡幸东南的决心益甚。九月,金军侵略河阳(今河南孟州境内)、汜水(今河南孟州境内),高宗下诏择日巡幸淮甸。十月,高宗一边自南京乘船出发,经过泗州(今江苏省境内)、楚州(今江苏淮安)到达扬州,另一边派王伦、宇文虚中、魏行可等人出使金,请求议和,但金没有议和的打算,扣留了王伦一行人。十二月,金兵大举进攻中原地区,粘没喝率军由河阳渡河进攻河南,银术可等攻汉上,兀术由沧州(今河北沧州)渡河进攻山东,娄室等自同州(今陕西大荔)渡河进攻陕西。

   建炎二年(1128)高宗驻跸扬州。金军攻占邓州(今河南邓州)、永兴军(今陕甘地区),陷均州(今湖北均州)、房州(今湖北房州)等地。山东、河南、河北、湖北等地也遭受到金军的大肆攻掠。除了金军的不断进攻之外还有层出不穷的军民反叛:张遇在江南地区趁机反叛;丁进在安徽地区叛乱;徐明在浙江地区作乱;叶浓在福建地区作乱。建炎三年(1129)正月,金军进攻淮阳,“以骑兵三千取彭城,间道趣淮甸”渡过杨子桥,到达瓜洲(今江苏扬州)。迫于金军的进攻,高宗驰幸镇江府(今江苏镇江)。王渊上言“暂驻镇江,止捍得一处,若敌自通州渡江先据姑苏,将若之何?不如钱塘有重江之阻”。于是高宗听从王渊建议,命朱胜非守镇江,自己则自镇江出发经往吕城镇(今江苏丹阳境内)、常州(今江苏常州市)、到达平江府(今江苏苏州)。金军攻打泰州(今江苏泰州),与平江府相去无几,高宗又急忙南下经吴江县(今江苏苏州境内)到达秀州(今江苏嘉兴),最后到达杭州。金人攻占并焚掠扬州而去,直到陈彦渡江攻袭金兵才收复了扬州。

   三月,扈从统制苗傅和威州刺史刘正彦发动兵变,迫高宗退位,由太后摄政。四月,太后还政,高宗复位。但苗、刘担心自己受到处罚而发动反叛,率军攻占富阳、新城(杭州境内),于是高宗又离开杭州前往南京。五月,高宗经过常州、镇江府到达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升江宁府为建康府。七月,金人进攻山东,山东盗贼趁乱攻陷淮阳军(今江苏睢宁地区),高宗命杜充守建康,自己则从建康向南逃到浙西。九月,高宗到达平江府,听闻金人已攻陷南京,便一边派遣京东转运判官杜时亮和修武郎宋汝为出使金军请和并修书道:“古之有国家而迫于危亡者,不过守与奔而已。今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此所以諰諰然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己。故前者连奉书,愿削去旧号,是天地之间皆大金之国,而尊无二上,亦何必劳师而远涉而后为快哉。”一边命周望守平江。自己则向南奔逃,于同年十月到达杭州,即临安府。但金并没有接受高宗的投降,宗弼率大军尾追高宗而来,高宗便决定逃往浙东。同月,高宗渡江到达越州(今浙江绍兴)。十一月,金军攻占庐州(今安徽合肥),攻陷建康府、吉州(今江西吉州市)、六安军(今安徽六安),高宗便自越州暂逃到钱清镇,不久又返还越州。金兀术再次攻占建康府,高宗自越州逃往明州(今浙江宁波)。十二月高宗到达明州,宗弼率大军进攻临安府、越州、明州,高宗急忙乘船到达定海县(今浙江镇海),宗弼听闻高宗逃往定海县,便率军进攻定海县。

   建炎四年(1130)正月,高宗御舟发往温州(今浙江温州)。二月,金军再次发动大规模的南侵,攻破了江西诸郡,接着进攻湖南,攻占潭州(今湖南长沙境内)后大掠而去。不久金兵便攻陷东京,自此四京全被金人攻占,秀州(浙江嘉兴)、平江府、常州(今江苏常州)也被金人占领。三月,金人离开平江府,吕颐浩建议高宗西幸入蜀,参知政事范宗则反驳说:“臣谓若便入蜀,恐两失之。据江表而事也。”于是高宗离开温州回到越州。

  

建炎四年至绍兴五年:第二阶段南逃

   金的目标是快速灭亡南宋,但是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顺利。金军的进攻遭到了南宋军民的极力抵抗,其中韩世忠、岳飞都曾多次阻击了金军。于是金便转换为“以和议佐攻战”的策略,不再一味地进攻,而选择迂回的灭亡宋朝之策。因此高宗南逃的步伐放慢,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临安驻跸。

   建炎四年七月,金人建立伪齐政权,刘豫为伪齐皇帝,控制着河南、山西地区。绍兴元年(1131)正月,高宗在越州。由于金同意议和并且将进攻重点转向陕西、甘肃等地区,高宗得到暂时的安定。十一月,尚书左仆射吕颐浩上言:“今国步多艰,中原隔绝,江淮之地,尚有巨贼。驻跸之地,最为急务。要当使号令易通于川陕,将兵顺流而可下,漕运不至于艰阻。”于是高宗便下诏移跸临安。绍兴二年(1132)正月高宗到达临安,直到绍兴四年(1134)高宗一直在临安。在这期间,金军与宋军争夺的重点一直在陕西等地,相继进行了富平之战、和尚原之战、仙人关之战;中原地区则被金的代理人刘豫进攻占取,刘豫先后占领了襄阳府、随州、信阳军、邓州等地。高宗命岳飞率军收复襄汉地区。

   绍兴三年(1133)四月,潘致尧上言金欲与宋通使,因此高宗命韩肖胄为金国军前通问使,与金和议。但和议并不是金的主要目,因此在绍兴四年(1134)九月,刘豫派使者入金乞师,金主“晟乃命讹里朵、挞懒调渤海、汉军五万人以应豫”。金、齐联合大规模攻宋,命骑兵从泗水(今山东泗水)进攻滁州(今安徽滁州),步兵自楚州(今江苏维安)进攻承州(今江苏高邮)。金人攻占了安徽亳州、滁州、濠州(今安徽凤阳),伪齐进攻安丰县(安徽寿县)。十月,高宗与赵鼎策定亲征,御舟自临安出发到达平江府,刘锡、杨沂中率禁兵随从。十一月,金兵攻入光州(河南光山),进犯六合县(今南京境内),但在大仪遭到了韩世忠的阻击。十二月,金、齐合攻庐州,又遭到了岳飞部将牛皋、徐庆的抵抗。金军在战场上接连失败,再加上金太宗病危的消息传来,宗弼便率军北退。而刘豫听闻金军退兵的消息,也仓皇撤军。

  

绍兴五年至绍兴八年:定都临安

   绍兴五年(1135)二月,高宗自平江府又回到临安并在临安建立太庙。此时金主晟病逝,金主亶即位为金熙宗。自绍兴元年(1131)以来,金对北宋的战事大多以失利告终,再加上“将士苦从军,讴吟思乡”,熙宗便改变对宋征战的策略,开始与宋谋取议和。高宗得到喘息的时间,开始着手治理国政。命“残破”州县垦田恢复耕作、赈济饥民、蠲免福建地区的常平钱米和贫民赋税等。绍兴六年(1136)七月,张浚上言:“东南形胜莫重于建康,实为中兴根本,且使人主居此,北望中原,常怀愤惕,不敢暇逸。而临安僻在一隅,内则易生玩肆,外则不足以号召远近,系中原之心。请临建康,抚三军,以图恢复。”高宗听取建议,在同年九月离开临安,去往平江府。绍兴六年(1136)十月,刘豫得知张浚有北伐意,在乞求金军出师相助无果的情况下,刘豫命刘麟、刘猊、孔彦舟等分道攻宋,但这次进攻很快就以齐军的溃退而告终。绍兴七年(1137)三月,高宗自平江府移驻建康。十一月金兀术进攻汴京,废伪齐刘豫为蜀王,并决定与宋通好。绍兴八年(1138)正月,高宗将从建康出发去往平江,李纲力谏不可,张守也认为此举有勤军劳民之苦。然而高宗定都杭州心意已决。二月,高宗便自建康出发到达临安,遂在此定都。

   由于畏惧金朝,高宗“窜身而不耻,屈膝而无惭”,在即位之初的十二年里,一直徘徊在江浙之间。国家无都则不能安,而高宗未能早日定都对当时的政权稳定、人民生活等都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首先,激化了阶级矛盾,破坏了国内的安定。李纲上言就曾提出“河北之人为金人所扰,未有所归,关西、京东西为流盗,不知其几。”高宗虽下诏要“因陋就简”,但是大臣们并没有就此懈怠。据《续资治通鉴》,建康元年,“翁彦国知江宁府兼江南东、西路经制使,赐钞盐钱十万缗,使修江宁城及缮治宫室,以备巡幸”。再如,皇帝将南巡,诏“成都、京兆、襄阳、荆南、江宁府、邓、潭州皆备巡幸,帅臣修城垒治宫室,漕臣积钱粮”。而“东南诸州县所桩私茶盐矾赏钱,每处各以千缗计,纲赴行在”。高宗的南逃时虽下令勿扰人民,但是这些修宫室、存钱粮之力莫不取之于民,给人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这一期间人民不堪忍受,不断发动起义。鼎州钟相、杨么就打出了“均贫富”的口号发动农民起义,武陵、龙阳、澧阳等周边县的农民纷纷加入其中;福建范汝为在建炎四年(1131年),聚众万余人发动起义。

   其次,不断的畏缩南逃和求和,使得将士抱憾、军心离散。在高宗下诏南幸的时候,李纲上言:“今乘舟顺流而适东南固甚安便,但一去中原势难复还,夫中原安则东南安,失中原则东南岂能必其无事?一失机会,形势削弱,将士之心离散,变故不测。”在宋金战争初期,金军屡战屡胜,占据了中原大片地区,宋军士气大受打击,这一时期很多宋军将领如关师古、董先、郭振、任拱等叛降。再者,宗泽一生都在致力于抗金,多次上言请高宗回到都城汴京:“祖宗基业可惜,又陛下父母兄弟蒙尘沙漠日望救兵。河北、河东、京之东西、陕右、淮甸间亿万之众陷于涂炭。乃欲南幸湖外,盖奸邪之臣一为金人方便之计,二为奸邪亲属皆已津置在南,为臣不忠一至于此。”但是高宗却只想苟且偷安,宗泽临死都在希望高宗能回汴京,但却只能抱憾终生。

  

   再次,失去了北方的大片土地,北方人民生活更加艰难。高宗在金军进攻时没有坚定抗敌的决心,只是在不断地南逃。失去了河南、河北、中原地区的大片土地,“自金再围城,京西、湖北诸州,悉为贼寇侵犯,随州陆德先、复州赵纵之、郢州舒舜举与荆南、德安皆失守。独知汝州、徽猷阁待制赵子栎,知襄阳府、直徽猷阁黄叔敖,知蔡州、直秘阁阎孝忠,知汉阳军、朝议大夫李彦卿,能守境捍贼”。沦陷地区人民极力反抗,但遭到了金军更大的报复,“宗弼敛兵于吴山、七宝山,遂纵火三日烟焰不绝”。再有四川地区也遭受金军的屠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建炎二年正月壬子条云:“城破,悉为金有。金又需百工技艺人及民间金币如根括京城之法,凡再旬乃尽。至是,将退师,使人谕城中富民,零献犀象金银,以谢不死城中人。”金人在沦陷区“四面纵火,尽驱城中人入木寨中,后四日,拥之而去,中途量给食,细民之死者殆尽”。而“自金兵退归,楼橹尽废,诸道之师,杂居寺观,盗贼纵横,人情凶惧”。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金军的进攻对人民的伤害是极大的。

   在国家危难之际即位的高宗面临的是国家将亡的局面,而高宗对于战斗力强大的金兵表现的是胆小畏缩,寄希望于向金投降而获得偏安一隅、苟且偷安;再加上受黄潜善、汪伯彦等奸臣的蛊惑,所以奉行惟务远逃的策略,在金兵的进攻下落荒而逃。对于李纲、宗泽和岳飞等大臣的迁都和抗敌建议置若罔闻,迂回于江浙之间,不仅丧失了大片土地,而且还动摇了军心、民心,对于皇室的权威也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不断的逃跑和请和助长了金军的气焰,结果金军愈战愈勇,占据了开封、洛阳、南京、北京等四京及中原大片土地,南方部分地区如四川、安徽等地也遭受到了金兵的侵扰,使得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