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国时代,国家们进行政治联姻,战国不仅指的是男人们的战争,也有后宫中的你争我夺。国君的后宫里每个美人的身后都代表着母国的利益。而在我们现在眼中宠冠后宫的妖妃郑袖,其实也不过是个在后宫战场中的纵横家。

  
楚怀王好美色,郑袖能够荣宠不衰,还间接干预朝政,靠的却从来不单单是美色。作为国君而言,美色是从来不缺的,在郑袖获宠后,楚宫里便又来了一个魏美人。郑袖面对着有人夺宠的情景,没有吃醋撒泼,而是冷静分析局势,用着宽容大度的态度对待着魏美人。
到了后面,那是楚怀王看在眼里都觉得郑袖大度,魏美人自己也是感激郑袖的照顾。火候到了,郑袖就跑去跟魏美人说掏心窝子的话,她说魏美人你什么都好,可是你单单有一点不讨王上喜欢。魏美人真诚讨教问郑袖,自己哪里不好?郑袖就说,魏美人你的鼻子不好看。

   就因为这一句话,楚怀王再去见魏美人的时候,魏美人就拿着袖子遮住鼻子。来来往往做了几次,楚怀王心里就纳闷了,跑去问郑袖这是怎么回事?郑袖含蓄地说那是魏美人嫌弃王上有体味。楚怀王自然勃然大怒,将魏美人割鼻。

  
后人用郑袖的这番行为形容妖妃祸国,武则天掌权时还被人指着鼻子骂:“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用的就是郑袖误导魏美人的事。实际上,不以男女论处,郑袖却是做到了一个战国策士的基本素养。
以张仪相比,张仪曾以秦地六百里挑动楚怀王拒绝和齐国联盟。楚怀王见利忘义,等到把齐国惹得差不多了,向张仪要地。张仪却说那地是六里地,只是他给那地取了个“六百里”的名字。坑的楚怀王是气得不行。

  
这样的欺骗之言,因为张仪是为秦国游说而被说成张仪智慧。而郑袖扰乱后宫,固宠夺权,何尝不是为了她背后的母国?
郑袖的郑是燕国首都新郑的郑,燕弱而魏强,郑袖自然不愿意魏美人得宠。在战国风云年代里,被时代裹挟的不仅仅是激昂的朝堂,也有后宫的明争暗斗,一个郑袖也是千千万万个为政治联姻搏未来的后宫纵横家。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