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读南唐后主李煜的两阕闲梦远,千里江山寒色远,南国正清秋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辊轻尘,忙煞看花人。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南唐后主李煜《望江梅.闲梦远》

  

  

   39岁那年的12月,李煜打开城门,他光着上半身,令人捆绑,开宫门奉表受降。这之前,他对宋朝是破釜沉舟的一战的。只是敌我悬殊,这场战争并无悬念,只是表达了李煜被北宋蛮横征服的不甘。到底他不是开国之君,靠武力划分攫取天下,但正是如此,他是正统的南唐世袭皇帝,这点骨子里的傲气,也不会让他仅仅成为贪生怕死,卑躬屈膝之辈。

   这也是宋太祖视他为骨头的原因。南唐富庶香软,再软,他李煜也有骨头,这是他的世袭江山,怎么会轻易送人?

   历史的大标签总会以亡国之君来概括一切末代君主。但是独有李煜是最让人同情的一个。

   24岁的他御江山不过十五年,而江山在他父亲手上,已经对北宋称臣,而李煜所能做的,只能是守业,一方面安抚百姓,另一方面在不惊动北宋的前提下,加强军备。这种迂回战术证明李煜并非懦弱之辈。宋朝大军压境,李煜与宋断交,并开战抗争达一年之久,相比宋朝大面积国土,南唐弹丸之地,有如此的坚持,弱国之反抗,也算到达极致。

  

  

   李煜是金陵城破,才出降。他不是在战争的氛围里长大的艰苦之辈,他出身富贵,广有慈悲,那战争的哀声,不会动摇他必死的决心,但是他的子民,被陷入铁蹄和炮火,那哭声让他柔软吧。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他以必死受降,或只是想保留更多的活人,他的宫人,他的百姓。然后宋太祖给了他个“违命侯”的称谓,圈禁在京师。

   李煜并不是非死不可。找个别墅,几个宫人关他一辈子也就得了。但赵匡胤最不能忍的,就是李煜天生的帝王贵气,诗词里动则就是江山,他赵匡胤的江山是一步一步拼命出来的,他李煜张口浑然。且金陵之战,也让北宋大耗元气。他李煜就有这点赵匡胤不及的地方,李煜是真天子,袖手就有人卖命,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虽然李煜现在被他关着,成了困龙一条,赵匡胤心中那棵刺可不如他的表面温厚。

   就凭着“违命侯”这三字称呼,里面就有赵匡胤多少嫉妒和仇恨。

   所以李煜不得不死。42岁的七夕被赵匡胤灌了一杯毒酒。

  

   在北方圈禁的两年,李煜其实也相当低调。就是在院子里看看花看看草,写点诗词。但是这些诗词都成了千古绝唱。不为别的,就是他特殊的身份特殊的气质,特别的才华,于是特别感人。

   今天就解读这首《望江梅·闲梦远》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

   我觉得李煜还真不是靠阴谋征战起家的,估计赵匡胤的梦里,都是出其不意被陷入绝境的那种孤独。但李煜还真不一样,他的童年和少年,温柔锦绣,江南富庶,每个节日热闹非凡,就算是他上位之后,对于北宋的蛮横也备压力,但是眼前的真实,江南繁花处处,人民安乐,良辰美景的小快乐小确幸总是不断出现在日常生活里。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人生都是有惯性的。就算是执政的最后一年,战争如同噩梦一样煎熬,但在李煜的生平里,那不是常态。他的常态就是太平,与民同乐,他阳光的像三月明丽的杨柳。

   所以李煜经常会做一些类似过去生活的梦。有人说是怀念。但我个人认为那是一种惯性。或梦境也是对人的一种保护,那是保护内心的阳光和生机不被现实摧毁。

   他梦见什么,梦见还和过去一样,他在自己的国土上的三月,他站在龙舟上,从绿色的水面看到岸边络绎看花的人流。这是暮春时节,空气温暖燥热,柳絮飘飞,他又仿佛在滚滚看花的人流里。在他治国的时候,他也常常出宫,感受人间的气息,他喜欢以一个旁观者普通人的身份来亲近他的臣民。当然他也愿意听到民间的最自然的声音,听说当今皇帝是个英俊圣明的年轻人。他得意,他快乐。

   实际李煜关押的地方应该是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并非寒苦牢狱。北国的秋天来得早,火盆香炉将房间密密封闭。所以形成了闷热缺氧。于是他的梦里有如三春一样温暖,但是急躁,这就是缺氧导致梦里的满城飞絮,左右忙碌的看花人,连心脏都是高低恍惚的。

   但梦醒了,拉开帘子透气,是北方略冷的寒风,吹散了梦境。这里是没有办法去更高的楼,看更远的地方,北方的空气寒冷干燥。对于生长在南方的他,对湿润和温暖特别敏感。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幽梦已经远去,这是在现实里回忆故国。此时应该是故国的清秋吧。

   我说为什么赵匡胤会嫉妒李煜,因为李煜轻巧就是一个“千里江山”,非常信口浑然。

   这是心里曾经有江山的人自然的回味。此时南国的秋天,应该是在一片月光下,露出清秋时节的辽阔。

   寒色远,有两种解释。

   一,南国不比北方,就是清秋时节,也没有太多寒意,寒意在千山万水之外?

   二,南国千里江山,在清秋月光之下,有辽阔淡然的寒色,以对应秋天这个季节。

   但是词里出现了一个寒,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都给这辽阔的意境敷上了凄冷的色彩。这寒是李煜心底的。

   千里江山之放眼浩大,落脚却在一丛芦苇之间,一只小小孤独的船上。

   在过去,这是芦花夜景,李煜身在江南,也会看到。但是他在回味回忆里写下,是对田园安逸的向往还是对自身处境的比喻呢?应该是都有。

   至少从春梦里醒来,他想到的南国秋天里,就有这样一条小船。

   从前倚楼吹笛,那是富贵寻常。

   但是这里显然另有深意。一只漂泊在水中借芦花蔽身的小船,到底是一个思妇断肠的思念呀。

   有情就算是在江南,隔着高楼驿路,漂泊水岸,如今隔着的可不是一点点距离,是时空的双重之远。

   后半阙真实沉郁,而笛在明月楼又典雅忧伤,含蓄简洁,令人回味。

  

   如果要从里面发掘更多的东西,就会落入赵匡胤的小气和思维。当然也是一切阴谋论最好挖掘的素材。

   比如孤舟若是李煜自比,笛在明月楼肯定是有人思念故主,并坚贞不动摇。这几乎可以成为谍战的题材了。

   或者李煜只是发散一下心里的郁闷。只是这个皇帝还没有学会规避用词,比如像江山这样的词就不要写了。可是李煜确实一脸无辜,他不过是写下真实的情怀,难道千里江山有错吗?

   没有错。只是因为写得好,首首都是天然天子之大气,所以,他不得不死。

  

   南宋最后一个皇帝,还在襁褓里就被陆秀夫抱着跳下海。或者陆秀夫也知道,一个末世君主的生存,会遭受比死更难堪的屈辱吧。

   惟一例外的是溥仪,他或者,还算幸福。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