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黄叶飞飞,纳兰最美斜阳,只是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性德《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桑榆墅是纳兰性德读书和结婚后生活的地方。虽然父亲纳兰明珠在京城拥有江南庭院一样的府邸,但是由于康熙皇帝经常在玉泉山办公,不住在紫禁城,许多官员遂在靠近皇帝行宫地方另外设立庭院,纳兰明珠也在自己封地靠近玉泉山的地方,建立别墅,叫西园或者桑榆墅。

   这个地方田园风格十足,远离市区红尘热闹。纳兰性德从小安置在这里读书。20岁结婚之后,纳兰性德功名在望,纳兰明珠遂把这处别墅给小夫妻二人单独居住,一是因为纳兰因为生病错过了上一次进士考试的殿试,卷土重来,需要安静的地方读书,二是,纳兰明珠和纳兰性德有很多寒士朋友,不方便在城里接待,避免引人嫉妒,三是长子成婚,也要有单独的居所,纳兰家族还不缺土地和园林建设的财力。

   正是如此寂静宽裕的环境,纳兰性德和妻子在这里有过三年恩爱甜美,如田园牧歌的生活,直到纳兰性德23岁的五月,小他两岁的日子因为产后疾病,在这里病故。

  

   桑榆墅占地之大,已经无可考究,但是曾经这里建立就馆舍,楼房,回廊,种植了很多花木,甚至为他的好友建立茅屋三间,让他居住落脚。这里明显不同于北京城内的局促和狭小。就算是明珠在城里的府邸有江南园林之盛,那里繁华紧促,奴仆众多,往来络绎,大约也不会有纳兰性德足够寂寞的时间。

   但桑榆别墅就不一样。他和妻子任意或者恣意的举动和行为都不会特别被窥视。这也成了感情酝酿和升华的温床。纳兰性德从外面回来,妻子飞快从楼梯跑了下来,孩子气的在斜阳里看着他,他很自然握着她的手,两人在落落斜阳下站着,无限园林山水都是他们唯美爱情的背景。

   别墅正是因为有妻子,不多的奴仆共同经营,才有着干净和自然融洽的人气。但是这温馨和美好,因为妻子的骤然谢世而终止。你一走,一座美丽的园林空了。那池里的荷花无人观赏打点,那一地的落叶不再有人安排打扫。

   虽然纳兰家的产业众多,但是纳兰性德不因妻子的离开而远离这座别墅,相反,他在妻子死后,甚至再婚之后,依然经常住在这里,几乎和他有交集的朋友都在这里聚会,持续终生。

  

   这里包含着他太多成长的感情,还有思念。

   已经无法得知这首词是写在妻子过世后的哪年秋天。康熙16年,妻子五月30日过世,纳兰性德在这里有着断肠的哀痛,并没有将妻子马上下葬,相反他在这里停灵一段时间后,将妻子的棺椁送往不远处的庙宇寄存,并不断在秋天去看望守护,直到次年的七月,他荣升乾清门侍卫,有了实在的品级官衔,才将妻子以纳兰夫人的身份下葬祖坟。

   纳兰性德自妻子离世之后,一直不愿意离她太远。他并没有打算远离悲痛,相反,这些悲痛和记忆或者是他愿意把握的存在。

   我个人倾向这是妻子离开后第二年或者之后的又一年深秋。因为第一年有种种满以消化的情感上的刺激和诸多礼仪,陷入极度的悲伤里,很难做相对客观的回味和咀嚼。他那个时候陷入精神巨大的痛苦和迷惘,简直恨不能身随魂去,所留下的诗词是那种人天隔绝的凄厉。

   但是时光会慢慢修复,抽离最痛苦的时期,变成一种带痛的回忆和回味,至少纳兰性德是可以相对从容地正视妻子已经离开人世这个现实。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这是桑墅园里的秋深,至少妻子在的时候,秋天是斑斓绚烂的,虽然黄叶飞舞,但妻子会替他安排好衣服食品,替他关上有风的窗户,大家说着话。妻子不过也是十八九,二十来岁的年龄,这样的青春温暖。纳兰性德和贾宝玉一样不缺乏身边的侍女,但侍女的照顾更像是一种工作,至少不会和妻子一样和他平等交流。

   比如天气冷了加衣裳这件事,也只有妻子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最需要,需要什么样的,拜访不同的客人需要提前准备哪些,而回到家中,怎样的状态才会令人舒适,让生活充满了互动的乐趣。而侍女或者使女只是随时听从召唤,并不会主动替他打点,又或者安排事物起来,顾此失彼,无有妻子的智慧和柔情。

   但现在,这个和他曾经从来没有想过分别的妻子,死在了华年。他站在旧日充满生活情趣的地方,只看到了窗外无限的黄叶,遮蔽了窗户。

   他一人站着,斜阳从窗外的黄叶间打了进来。他的妻子曾经带着思念看着他出门,也曾经带着盼望守候吧。

   身后的家具还保留着旧日的模样。只是明显,不用看也知道,那曾经的味道在慢慢减少,那种叫家叫温馨的感觉,如今残留在空气里。一阵风来,越吹越淡。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凉。”

   人和人最生动的是什么?是细节,是细节带给的心灵的感受,就象我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却不能忘记少年时代最初的美好,比如闺蜜手里拿着杏黄的纸,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只是因为我喜欢在黄纸上写字,我记得她俏皮的笑容,甚至她当天的发型和衣裳。

   纳兰性德也有不能磨灭的记忆。他记得他醉酒之后的模糊里,小妻子替他压被窝,轻手轻脚的让他睡得安稳。至少,他在父母面前不能放松,因为喝酒没准挨过训斥。生活里到处都有这不准那不能的提醒,纳兰性德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完美,但是也烦恼那些不明就里的噪音。

   她是懂他的,也理解他。

   最有趣的莫过于两个人有共同的爱好,比如猜字猜书游戏里,有投入的唇枪舌战,一激动,手舞足蹈,居然带翻了茶杯,淋了半身的茶水。她和他都喜欢这种豪爽和自然。

   是人重要还是东西重要?你什么时候养成剖腹藏珠这个脾气?这是红楼梦中林黛玉对贾宝玉最贴心的话。在妻子眼中心里,他的人比他的名声富贵都紧要。这也是他对她一样情深的原因。

   是的,纳兰性德对于许多人都是一个富贵符号。只有妻子,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她在乎他,不关于其他,乃是他的长久。

   只是这世上彩云易散,好梦难留。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曾经和妻子有过种种关于未来的设想,他们以为自己不过是寻常夫妻。还有数不尽的日子等着。比如纳兰在结婚后为了读书,就经常离开家拜访朋友,如果他知道他和妻子的缘分如此之短,他肯定后悔曾经让她牵挂和担心。

   而的确也是,比如有次下雨晚归,他自己又受了气,妻子简直是从楼上狂奔下来的。她在乎他。

   但是他不知道命运是这样的无情。只以为会有无穷无尽的日子等着,两个人在山林间养老,有很多朋友,有空的时候一起去名山大川转转,如果生活有变,他和她也不在意贵族头衔。总之是永远一起就好。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点点滴滴都如梦境。

   而这样的梦再也不会有了。那个时候多可笑,以为人不会老,以为永远就是永远,不懂珍惜,也无法珍惜。

   夕阳已经下山了。

  

   如果妻子在,她会关上窗户,你人和树一样吗,也不知道个冷。纳兰性德关上了窗户。

   他把余温留在了室内。

   然后轻轻锁上门。我会回来的。

   他说。

   纳兰性德死于妻子过世7年之后的5月30日。富贵与他如浮云。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