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朝,红叶题诗可不是女子的专利,最初红叶题诗的,都是男子哦!

   红叶题诗的典故,有一些美丽的故事,流传最广的是中唐肃宗时代,年轻的诗人顾况在洛阳时,秋天与诗友在洛阳的上阳宫附近游玩,看到宫墙流出外面的流水上,飘来了大片的梧桐叶,上面写了诗。

   “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

   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

   而这个顾况心中有感,第二天跑到宫廷的上游之水,用红叶题了一首诗,流入宫墙。

   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

   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赠谁?”唐朝顾况《红叶题诗》

   居然这首诗有了回音,居然十多天后,有人发现了从宫墙里又流出了红叶。诗上写:

   “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

   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这组诗中,只有顾况的诗是真的,那些回应的诗都是假的,只是为了传奇有个好结果。而且顾况未必真的轻薄到去上阳宫的上游去流红叶。他只是感叹被宫廷拘谨的女子太多。

  

   在顾况时代,唐朝已经经历安史之乱,之前的繁华富庶走向倾颓,而宫廷之中,还遗留有大量的唐玄宗和之前遗留的宫女,作为新天子的近臣,他有责任提醒皇帝裁剪宫廷女性,节省开支。而作为双都的长安和洛阳,尤其是洛阳的宫殿,在安史之乱后,渐渐沦为陪都,皇帝并不像前朝那样两边办公,而洛阳的宫殿以及宫女,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还会引发社会问题。

   那些向往宫廷华丽的少女,经过选拔进入宫廷,却在漫长的宫中劳役之后,丧失了青春,也成为她们家人的牵挂,所以是有必要改革和改良宫廷制度,放还宫女,避免产生更多的怨望。

   实际比顾况同时而稍晚的白居易和元稹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分别写下《上阳白发人》和《行宫》,敦促皇帝解决这些宫女问题,应该是起到良好的效果的,每年宫廷会放还一些宫女,或者让她们回到自己的家,或者送到道观寺庙养老。

  

   那么红叶题诗是不是那些寂寞宫女的创新呢?实际不是。

   因为唐朝是发现诗美,热爱写诗的一个全民狂热的时段。唐朝一统江山,科举制度从隋朝延续并发展,社会相对稳定,财富快速积累和繁荣,接受教育的层面更加广泛,在拓展前人的文字上,诞生了很多新奇的审美。

   一:前人文字的拓展。比如枫叶审美。枫叶是古老的树种,屈原就写“湛湛江水兮,上有枫”,在唐朝,枫叶遍植水边,成为一道景观,“江枫渔火对愁眠。”秋天的枫树红火壮观,在唐朝水岸种植,有着视觉和心理审美的双重效果,枫叶代表永恒不变,越秋越红的相思。

   “远岸无行树,经霜有半红。

   停船搜好句,题叶赠江枫有。”唐朝钱起《江行无题一百首节录》

   那么钱起是唐玄宗时期的诗人,比顾况要早一辈,比白居易要早50年。那么可以看到在枫叶上题诗,送给朋友,已经是文人之间的雅事。而且以收罗新奇的句子,写在枫叶上为典雅。

  

   二,红叶题诗的兴起。

   那么红叶和枫叶是不是一个品种呢?实际上在唐朝红叶和枫叶是两个品种,因为枫叶的辨识度非常高,它有五瓣叶子,而且红叶的审美是从唐朝开始的,在唐朝之前,也许有过秋天欣赏红叶,但是没有像唐朝这样形成大规模的诗。

   这是因为红叶树,因为唐朝推广绿化,红叶树比枫树分布广泛,且耐寒,普适率更高,在秋天,叶子更加红艳,树冠大而美,能形成山峦一样的树冠造型,是山林,宫殿,行道树的优选品种,所以形成新的审美景观。

   红叶树在秋天变红,其叶子有蜡质感,比枫叶厚重。在晚秋时节更有视觉的壮丽。

   红叶题诗,原本也是因为晚秋有重阳登高之胜,发为诗情,开始是许多人在梧桐叶子上写诗,巨大宽阔的梧桐叶,比纸张廉价,用文字祝福自然和秋天,也向来是一种发自内心寄托灵魂的美好方式,所以梧桐题诗,包括枫叶题诗早就有。但是梧桐叶不容易保管收藏,枫树叶子也难得找大的,于是红叶题诗就流行了。

   因为红叶本身就已经很干燥,可以代替小的笺纸,夹在书中也便于携带收藏。文人之间的雅集也往往会利用自然之物,以增加情调。而唐朝的秋天,红叶树代替了枫树,不但水边,而且驿路山林更加广泛,红叶审美是秋天旅游的必有项目,很自然,很环境,无处不在,比枫树广泛。红叶题诗就流行开了。

  

   寒山十月旦,霜叶一时新。

   似烧非因火,如花不待春。”唐朝白居易《和杜录事题红叶》节录

   这是白居易和同事杜某去秋山游玩,两个人带回红叶不算,还在红叶上头题诗,以做纪念。而且白居易特地写道,那天游玩,在风里就我们两个人。可见红叶题诗还有一种作用,就是游玩的纪念品。

   因为顾况写的深宫女子的题叶诗,有多种说法,说那个女子的诗是写在梧桐叶子上的,所以不好判断,那肃宗时代宫廷的女子,是否是用红叶写诗。但是在宫廷之外,用红叶做诗成为雅事,是在白居易杜牧时期,而且是形成潮流的。

   经雨绿苔侵古画,过秋红叶落新诗。

   劝君莫厌江城客,虽在风尘别有期。”唐朝杜牧《宣州开元寺赠惟真上人》

   这是杜牧写给一个和尚或者道士主持的,说你这里好啊,有秋天的绿苔如同古画,有秋天的红叶上可以写诗。请你别讨厌我,我虽然是红尘中客,但是一定和你有缘分。有人说过秋红叶落新诗,也许未必是写在红叶上的诗,但是我会笑一下,因为你要看看他有怎样的朋友,你就会明白,这诗肯定是写在红叶上的。

   “晚收红叶题诗遍,秋待黄花酿酒浓。”唐朝许浑。

   对这个许浑就是杜牧最好的私人朋友。他一生不好做官,就喜欢对着花草山水,和杜牧是一个对官场外的知己。杜牧和许浑皆有上好的诗作,而且是他们一唱一和中获得的。

   杜牧还有一首《题梧叶》

   “去年桐落故溪上,把笔偶题归雁诗。

   江楼今日送归雁,正是去年题叶时。”

   我们可以这样的知道杜牧,他不仅是会在红叶上题诗,而且梧桐叶子上也写。而且在基本上也可以看到那个时期叶子上题诗是一种流行。

  

   “搜神得句题红叶,望景长吟对白云。

   今日交情何不替,齐年同事圣明君。”唐朝胡杲《七老会》

   可能你不清楚胡杲是谁,但是在七老会里就有鼎鼎有名的白居易。这些老家伙们待在一起,把诗写在红叶上头,过着他们快乐的老年。

   所以说,所以红叶题诗,并非开始是在宫廷里流传,相反是诗人聚会,推高了红叶的审美价值。之后宫廷之中也开始效仿。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唐朝宣宗宫人《题红叶》

   这首诗盛传与宋朝之后,说是唐朝的深宫女子所作,而且时间段也点明了,是在晚唐宣宗时代,也就是说是在民间流行红叶题诗之后。

   正是这首诗,让红叶题诗,有了深深的宫怨和哀愁,后世将红叶题诗专门用作有情男女的因缘际会,也往往会认为红叶题诗是女子的首创和寄托。

   比如宋朝之后,关于红叶题诗的诗词大多写的是男女情缘。

  

   但是让我们回到唐朝,红叶题诗的狂热,一直不是女子的专利。还有一个红叶题诗的狂人,就是晚唐齐己

   “碧云多旧作,红叶几新题。”

   “清吟何处题红叶,旧社空怀堕白莲。”

   “闲搜好句题红叶,静敛霜眉对白莲。”

   这是将红叶之静美,与山林之静谧,以及个人的修行注入了深深禅意。这种浪漫是卓然大气的。不过满山红叶也对得住他的苦修。

   那么宋朝以后,红叶的审美趋向小情致,红叶题诗,就成了男女感情的闷骚,“人已远,红叶莫题诗”“红叶题诗寄与谁?”虽然美则美,但是不免限于男女的小氛围。以至于再后来,男男女女都不敢红叶题诗,不过是做个诗而已,还没开头,已经叫人八卦了。

   来说这样一个典故的来源,是因为秋色正好,红叶满山,写点红叶诗又何妨,让诗情在翩翩红叶上,还原秋天本来的靓丽之美。

   来吧,写首红叶诗!让我们回到最初的明丽与浪漫!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