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秋风秋雨》,明知终有归时节,只愁重见,相思难说

   “秋风秋雨,正黄昏、供断一窗愁绝。带减衣宽谁念我,难忍重城离别。转枕褰帷,挑灯整被,总是相思切。知他别后,负人多少风月。

   不是怨极愁浓,只愁重见了,相思难说。料得新来魂梦里,不管飞来蝴蝶。排闷人间,寄愁天上,终有归时节。如今无奈,乱云依旧千叠。”程垓《念奴娇·秋风秋雨》

  

   我不大肯解读一些悲秋的诗词。古代的物质有限,秋冬是个寒冷的时期,往往季节的变化也和人生起伏的命运相关联。在没有多少未来保障的古代社会,秋天的寒冷不止是季节带给人眼前生存的压力,更为折射前途的凄迷。年轻人怕老,中年人怕秋,因为秋天让人感觉生活的热量都被风雨带走。

   比如红楼梦曹雪芹《秋窗风雨夕》“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衰瑟悲凉,类似鬼哭。我虽然知道这首诗很美,但我不想解读。就像我同情林黛玉,但是身在富贵锦绣之处,吃穿用度都比寻常人好百倍,做此哀音,总有吃人家饭,又唱衰人家的嫌疑。

   但这首宋词《念奴娇.秋风秋雨》的重点,其实比曹雪芹林黛玉温厚,它写的是特定时期特定的一种情绪,虽然满纸秋意,但不乏人间气的温厚自省。

  

   秋风秋雨,正黄昏,供断一窗愁绝。”

   其实春风春雨正黄昏,也和秋风秋雨的黄昏有同样的清冷压抑。有风雨的时节,云幕低垂,本身就有天地混蒙的压抑感。古代人生活相对有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对于天光比关在写字楼或高楼大厦的当代人敏感。

   当代人往往在家中在办公场所有代替太阳的日光灯,有调节冷暖的空调,半夜的都市常常流光璀璨,不夜之城。有人在网上通宵奋战,不见天日,也并未憔悴,反而快递饮食送上门,很多人并不知道窗外风雨。

   但古代,甚至在工业化的不久之前的十年,黄昏是许多人回家团聚吃饭的时段,随着太阳的落山,家的灯火是睡觉前的温馨。而正是古代物质有限,连灯火也会开启得极晚和节约。

   黄昏往往是太阳落山灯火未举的沉寂晦暗期,如果此时听到窗外秋风秋雨,就算是宅在家里,也会有一段时间的沮丧,然后听见家人的说话声,炒菜声,灯火起来的声音才逐渐适应。

   但这位诗人很不幸,他的秋风秋雨的黄昏是在他乡度过,而且离开家乡和爱人不久。而且我们也看到了,他在他乡的住所,已经和家不一样。黄昏里冷火秋烟,而且不复家从前黄昏的节奏和热闹。

   这个时段,是最难受的。

  

   “带减衣宽谁念我,难忍重城离别。”

   相思减却一分肥。这不仅是外出的条件限制,更重要的是离开了爱人和恋人,所谓相思迢递隔重城。

   人最怕稳定的生活被打破,人最怕还没有厌倦就分别。尤其是从稳定的生活出来,尤其是和爱人恋人还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古代又无电脑分神冲浪,他乡又无有建立了感情的朋友欢会,手里无钱,又或者连街道都冷清,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当然是睡觉。虽然这位诗人苦闷得不得了,可是对于当代人,能在黄昏的风雨中睡觉,那真是奢侈。

   “转枕搴帷,挑灯整被,总是相思切。”

   这真是现代人期望的慢生活,翻转枕头,落下床帐,点亮灯火,打开被窝,手上做着这些事,心里却惦记着人。

   而且看到没有,这时天光已经暗下来,才开始点灯。那摇曳的小灯火,自然不是一室如日光的电灯,小小灯火,如水陋室,当然会想到曾经失去和离开的。我们的身体走远,而我们的情感总是慢了一拍,还残留着往日的温柔。

   “知他别后,负人多少风月。”

   这个“他”是虚词,是那的意思,我如今山长水远离开,辜负了她多少春花秋月的相守和陪伴呀。

   这应该是对妻子和爱人的歉意。宋朝对女子的管束比唐朝深重,她们被局限在家庭,没有多少社会交往,她们的幸福是建立在丈夫对她们的体贴陪伴上的。如果丈夫离开,意味着她将更加孤独。正是有如此的了解和牵挂,让诗人在外,心里也考虑想的是她吧。想她此时和我一样,平静和美的生活突然打破,面临同样的不适应。

  

   “不是怨极愁浓,只愁重见了,相思难说。”

   这倒是真情深,他知道自己出门,是已经决定好的事,这是为生活的主动,虽然也是被命运所推动,所以他没有什么可以太抱怨的,男儿出外游历养家是本分,能够怨天尤人吗?

   可是这乍分别的滋味如此难受。

   如果以后相见了,我还如何说起我现在的苦水一样的相思?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秋风秋雨时?可见此时由于天气,未来,心境等诸多原因叠加,诗人也知道此时的惆怅,很难将来说清楚,但分明要孤独领受。

   料得新来魂梦里,不管飞来蝴蝶。”

   我想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是沉睡,这样的夜晚,梦薄易醒,就算是像庄周梦到蝴蝶,我也不会忘情去化作蝴蝶。因为我心有牵挂。

   “排闷人间,寄愁天上,总有归时节。如今无奈,乱云依旧千叠”

   我想办法排遣郁闷,将忧愁放在天边,因为我总会有回来的那天。

   可是明明知道别后相思,是一个过程,可是我的心如乱云拥塞,想的都是你呀!

   可以说这一首词,虽然写的是秋风秋雨的黄昏,但落脚还是两字相思。而且写得非常细腻。

   从黄昏的思念,想到自己辜负了妻子,又用黄昏上床入梦,想减低这种思念,到劝自己还会有回来的那天,仍旧还是思念,将一个离人刚刚远离家乡,对妻子爱人不舍的那种空落相思,写得分外感人。

   而且他知道是为什么。秋风秋雨的黄昏只是背景,就算是春日晴好,他也一定会相思。因为他的离开,辜负了两个人多少相守和陪伴,是感情的难舍。

  

   那么这首词比曹雪芹林黛玉的《秋窗风雨夕》,好在哪里呢?因为生动,有人间气。

   我们是否也在他乡的孤独里思念回不去的家,思念那个她?我们明明体会着相思,却还在异乡打拼,在有些风雨黄昏里会有忽然的泪水,深深的牵挂?就算是当代物质充裕,有夜晚的灯光如白昼,也忽然会有一根线,扯住了心疼。

  

   那就是爱和相思。会有相见,但也一定会有泪水和孤独。会有最难受的黄昏,但一定也会有回家拥抱。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