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词读:晓霜红叶舞秋风,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别舞如枫

   “淡水三年欢意,危弦几夜离情。晓霜红叶舞归程。客情今古道,秋梦短长亭。

   渌酒尊前清泪,阳关叠里离声。少陵诗思旧才名。云鸿相约处,烟雾九重城。“晏几道《临江仙·淡水三年欢意》

  

   14岁就中了进士的晏几道,人生高开低走。才气卓然,而父亲又是当朝宰相,晏几道洒脱倨傲,天然出尘,是宋朝的贾宝玉。但贾宝玉19岁才考进士,而且是个虚拟人物,之前曹雪芹一生是无缘官场的,但晏几道可是名至实归的进士,比清朝纳兰性德还要早四年。乾隆皇帝很不喜欢纳兰性德,说他的进士来得不地道,因为父亲是前朝名相,科场的监考又是他的老师,且清朝的科举进士制度是靠旗人倾斜的。

   但晏几道的进士,并无太多水分。或者有他父亲的光环,但实在他少年神童的名声太响亮,优渥的家庭环境,对文字的敏感,应该是在中进士之前就有学霸的称谓。但是少年得志,并没有被安排工作,这是因为年龄小,二是晏殊家还真不缺晏几道为光宗耀祖去做官,因为他的六个哥哥,都已经步入仕途。

   按照理想,20多岁在体制内找个好工作,然后步步高升。

  

   但问题是,他的父亲在他1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也就是工作没有具体到岗位,他的家族就垮台了。但也没什么太要紧,他不是还有进士头衔吗,为时不晚,立即要求工作。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清贵,太常寺太祝。主管皇家祭祀,正九品。虽然是芝麻官,也在体制内靠近皇家,或有升职的机会。

   但是晏几道有一种富贵之家养成的淡然。这淡然是需要人发掘的,否则做人上太平淡,不但没有朋友,也会可能召来嫉恨,尤其是官场上。

   晏几道也不是对人都平淡,他自己喜欢的人自然会结交,不但结交,而且做诗论知己。他本来是个不党不群的官僚,因为父亲曾经是显宦,他自然也不喜欢巴结那一套。但正是如此,所谓过高世同嫌,晏几道同事关系处理得不好,很快被罗列莫须有的罪名,太常寺肯定就不好混下去了。一脚被踢出朝官系列。然后就真的落魄了。

  

   44岁,去颍昌府许田镇做镇监。晏几道年已经中年。这么个小地方的小官,晏几道为什么去做?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家里没经济来源,需要他养家糊口。他本来寄望颍昌的知府韩维,因为曾经如贾雨村一样是他父亲的门下,他袒开心怀做了自己拿手的诗送过去,他乡遇故知,或者心情和境遇会有所不同,但这个知府一脸不屑,说你才气有余,德行不足,希望你将你的才情用在德行上。

   我不知道中年的晏几道是如何熬过这三年,一个对他抱有成见的又必须和他打交道的官员,一个曾经拜倒在父亲门下,表面热情的故人,用这样的话怼晏几道。

   晏几道不过是生于富贵之家,曾经有几分年轻的傲娇,如何就得罪了这些人,是嫉妒,还是因为他的清高?晏几道却有涵养,那是他父亲言传身教给他的,君子不出恶言。

   但是晏几道仍旧有自己的朋友圈,和官场无涉,也正是这些朋友,陪他度过了远离家乡的憋屈而无奈的三年小官吏岁月。当三年年满,晏几道回京城述职时,他写下来这首词。

   他已经47岁了。然而相伴的三年,到底让他难舍。

  

   “淡水三年欢意,危弦几夜离情。”

   他真是情深之人,所谓淡水三年,是指这三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的内心却不如表面那么平淡。这个看多了世事炎凉的中年人,保持着贵族的淡雅,那是教养所致,不愿意靠人太近,但是心里却是明镜一样,善良得记得每个人的好,每一处的温馨。

   只有越来越急促的倒数的日历,只有越来越悲凉的手中歌弦,才暴露了他的不安。人喜欢安定,尤其是他,怕离别。哪怕穷山恶水,相处日久,都会有情,更何况他本来内心就是敏感之人。未来又在哪里?按照朝廷的分配,他一定又是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以他的家事,他的年龄,他的性格并不适合这种分离和颠沛。因为又是一场生活和人情的割裂。

   “晓霜红叶舞归程。客情今古道,秋梦短长亭。”

   我喜欢他写红叶用舞,多少人写叶落花飞,都用的是凄凉字句,黄叶满山,红叶乱飘。晏几道不会用吗?绝对不是,他只是不想用。他来似客,去似客,他有客人的温厚,他有感情,却不愿意用凄厉的句子打人或者伤人,这是他父亲教给他的温厚。

   红叶飘飞,他故意说,你看,它们在跳舞。跳舞的如何不是他高开低走的人生,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他有天才的感觉,却有人间的温厚,他说,你看,这天真好,红叶又开始跳舞了,为我的离开做最美的送行。

   但是他仍旧露出了他的醇厚的不舍。我所经历的,和所有离别路上,漂泊路上的人并无有不同。我是古今道上的别离客,我是长短亭的做梦人。所有的离别的滋味我都知道啊,我只是不愿意说,不愿意太露出悲伤的样子而已。

  

   渌酒尊前清泪,阳关叠里离声。少陵诗思旧才名。”

   这是写离别宴上的离情。他什么都记得,但是用字经济。许多诗人写离别,刻意在动词上头,以求情致动人,但这三句诗,没有一个动词,只是描写特定场景的特殊状态。清酒,酒杯前的眼泪,歌声,阳关三叠。阳关三叠里有名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他的离开,也会是一别永远吧。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他老了,有杜甫之沉郁悲秋,却做不来那锐利沉痛的句子,他老了,盛名之下,他再也无少年的泼辣与浪漫。他只是表面平淡的喝下这杯酒,但朋友的眼泪和离歌,却始终缭绕心上。

   “云鸿相约处,烟雾九重城。”

   是的,我们还是笑着说约定,约定一定会相逢在水云间,关于未来,谁忍心说永无相见?

   和你说,君问归期未有期?这个地方,除非是不让我调离,我也会在这里养老吧,我是这样一个恋旧的人,但是如果让我离开,我自己都不清楚还有没有机会回来。我不再是那个仗剑走天涯的少年。我困于金钱,也困于迷惘的未知和将来。

   相思迢递隔重城。我和你说我们会有见面的时候,只是我清醒的知道,那只是愿望啊!没有一座可以停留的城市是我们的,就算是有,那也是云雾缭绕的天上吧。

   但是,还是让我们相约在水云间。

  

   47岁的晏几道,起句是三年君子之交淡如水,收在了归去如孤鸿,相约水云间。但其中的深情却远不止收尾看似平淡。没有写一个不舍得,但句句都是断肠的别离背影。

   这三年,仕途再不快乐是一份他必须坚守的责任,和对家庭必要的经济收入,但丝毫不影响他对人的深情和依恋。也许他表面依然温厚,谈笑风生,但是离别的泪是从心里泅出来的,仿佛那枫叶红。

   生命是用来消耗的,晏几道在多年的冷暖里分外清楚,所以他的红叶才特别的美,那是一种生命的姿态。用最优雅迎接最惨淡,霜叶舞秋风。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