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总有些恶性事件冲击人的心理底线,但相信那是少数人在现实中迷失方向,丧心病狂的作为。夫妻最要紧的是相互坦诚和信任,家从古到今都是最好的港湾,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构建。而港湾不止是现实的,更是心理和灵魂的。

   古代的男人,背负的经济压力和责任更多,让我们看看古代的人的诗,那些诗里的寄内,那些绵延的爱和感动。

   所谓寄内,是寄给内人的诗或信,所谓内,是指留守的妻子。妻子在外出男性的口里,有夫人,老婆等等称谓,都不及内子,内人,来得尊重和典雅而含蓄,尤其是当妻子也能看懂和写作书信诗文时。

  

   “我今寻阳去,辞家千里馀。结荷倦水宿,却寄大雷书。虽不同辛苦,怆离各自居。我自入秋浦,三年北信疏。红颜愁落尽,白发不能除。有客自梁苑,手携五色鱼。开鱼得锦字,归问我何如。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唐朝李白《秋浦寄内》

   虽然李白在43岁时,一时风光无两,受到了唐玄宗热情的接待,成为了翰林,名扬天下,但是好景不长。前后不过一两年的时间,他就因为放诞,不符合宫廷规范,而赐金出宫,实际就是被炒鱿鱼。

   51岁的李白娶了宗楚客的孙女,他的第一任妻子已经仙逝,留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交于宗氏。而他们的家在河南,古地称梁苑。实际上李白也是一生颠沛,安顿好家后,就南下寻找饭碗,在古代,做幕僚或者类似的事情,岁月匆匆已经过了三年。

   可以说,这三年是靠着信任和书信沟通的。李白别看其他的诗写得狂放,这首诗却写的家常,告诉妻子,我现在从安徽秋浦要去江西浔阳,在客船上给你写信,路途颠沛,离家千里。自从我来到安徽秋浦,因为工作不稳定,所以寄给你的信很少。我知道你在日夜忧愁,我也是白发日长。有人从老家来,带来了你的书信,问我什么时候归来,我想的是江山道路险阻,我和你情投意合心意相通,你不会怪我的。

   这很有一点现代夫妻家信的味道。有人说那李白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自己外出那家里怎么办?实际上咱们真的别小看李白,他在被皇帝赏识期间,还是积累了一点经济,到山东买田置业,还开了酒楼。虽然自己不能操持,但时常记挂妻子子女,妻子子女的生活基本有保障。而他自己却南下,寻求更多的机会和收入。

   所以有时候也挺真实的,表面李白是谪仙一样不食烟火的人物,实际他很人间,很老实。而且和这位妻子感情不错。李白落难时,妻子为他涕泪求援,并没有一走了之。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李商隐《夜雨寄内》

   虽然有很多资料说,这可能是李商隐写给朋友的,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包括我都认为,这就是写给妻子的诗。李商隐仕途坎坷,他是穷家的凤凰,但绝对不是当今语境下的“凤凰男”,他常年在外奔波,实际就是为了给妻子和儿女相对稳定的中层生活。但为了这个目标,他几乎做遍了唐朝的各大幕府。太原节度使幕府,桂林节度使幕府,武陵宁军节度使幕府,在奔波劳碌的生涯里,他和妻子聚少离多,遇见了美丽入心的景色,却想着要将来和妻子分享。

   比如他一个人在思念中的巴山夜雨。接到妻子的信,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窗外是秋天的巴山夜雨涨秋池。最美的向往是有一天回家陪你烛光下谈今天,谈今天的雨,谈谈我们万水千山的思念。我们知道李商隐的工作是打工,得看老板态度,而李商隐无大事,是个好下级,思念都忍在心里,想家还要表面克制。

   其结果真不幸,他长年在外,妻子在家忽然病死了。他赶回家时,妻子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却话巴山夜雨,成为永久的伤痛和遗憾。李商隐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创伤。

  

   “条桑初绿即为别,柿叶半红犹未归。

   不如村妇知时节,解为田夫秋捣衣。”唐朝白居易《寄内》

   我们知道白居易有一段漫长而绝望的恋情。好在这一个人还是颇有道德,起码是在恋爱结婚无果的前提下,在36岁才娶了妻子。虽然妻子也是名门闺秀,但是白居易中年实在官运不济,因为他太絮叨,且婆婆嘴一样提醒皇帝说起这里不足,那里没做好,最终惹烦了皇帝,叫他闭嘴的方式就是外放做官,离朕远点。

   白居易有很长时间想不开,沮丧。

   这不写给妻子的信,也多自责。

   “那桑叶刚刚绿的时候,我就和你分别,到现柿叶半红的时候,我也没有回来。你嫁给我真是赶不上嫁给一个村民,每天看得见,可以为他洗衣服。”

   我最佩服的就是白居易以柔克刚,明明知道妻子心中多有抱怨,明明是自己秋天冷了,想妻子的温暖,自己干脆先打自己一耳光,承认自己不能尽责。再强势的妻子,看到这样的信,心里也会软下来吧。马上裁衣裳,针针线线都是情,俺给你做后盾!

  

   ”试说途中景,方知别后心。

   行人日暮少,风雪乱山深。“宋朝孔平仲《寄内》

   从这首诗我们就知道孔平仲的家常性格,一定闷,没准夫妻之间总有点小龃龉放在心上。话说在家斗来斗去,冤家一样,只有在别离之后,在颠沛风雪的路途,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在乎妻子,在乎她的朴实,厚道,木讷,无声处的温暖,家园的感觉。

   所以这首诗让人百读不厌,当在一起,只道是寻常,可是当寻常都没有了时候,才发现那寻常里的深情厚爱,那相思和牵挂在风雨中变得分外疼痛和厚重。

   没有你的地方,就是风雪乱山,凄风苦雨。

   所以再刚毅的男人,也不要吝啬一封信,一首诗,请写给沉默或者不那么风情的妻子,是她为你无声支撑了一半,是她为你打点家园。

  

   下面这首诗非常简单,但非常让人会心。

   “已复山上山,何当口中口。

   写兹秋下心,寄我女边帚。”宋朝曾丰《寄内》

   其实这个谜语很好猜。但是这首诗是可以公开的。里面没有写相思。所以表面看平淡而古怪,但是一细想却万分有滋味。

   我已经到了山外山之远,哪里还经得起你们口口相说。我在这里写下秋天的心,寄给我家里的女儿身边的小扫帚。

   但是只有做妻子的,看到了,这是专门写给她的信。所谓山上山是出字,所谓口中口,是回字,兹,秋,下都有心,是慈愁忑三字,女边帚,是妇。这是情话密语。

   我出去了,不能回,惦记着母亲,心里忧愁忐忑,这些真心话只寄写给我的妻子你!

   这首诗相当的分裂,表面看是一个无所谓的人,别想我了。骨子里却在说老婆我爱你,我真的想你。再读的时候让人莞尔。

   要是当代人得到这种信,一定要警惕,没准就是对方深陷困境,这可以当求救信用。

  

   你喜欢哪一首呢?如果给你先生或太太写诗写信,你会怎么写呢?不要认为古人非常的古板,只是他们表达感情方式各有密码,只是你没有看懂而已。有本事也写封打动爱人的诗或信吧!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